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助力高考阅卷工作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可全方位、多角度预防终端数据泄漏

2021年06月02日 11:13

6月7、8号是重大的日子。高考!

首先祝福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们,能金榜题名、如愿以偿。

首批“00后”已经步入高考考场,那些70后、80后也在趁机回忆青春,还记得当年高考发生的往事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高考结束后,接下来便是填报志愿等待录取的过程。在此,提醒广大的学生和家长朋友们,要有个人隐私防护意识,不要随意把个人信息提供给陌生人,以免上当受骗。

2016年央视报道的山东学生遭遇电信诈骗事件,仍记忆犹新,骗子是如何获知考生信息,又是如何进行精准定位的呢?这场悲剧留给大家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助力高考阅卷工作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可全方位、多角度预防终端数据泄漏。

2017年高考阅卷期间,某省招生考试院阅卷系统已部署2000点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今年,该招生考试院继续与我们合作,开启了高考阅卷准备工作,我们已安排工程师现场部署和维护。

据了解,考生个人敏感信息,如考生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等会出现在阅卷系统的PC上。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可对阅卷电脑的U盘拷贝、打印、截屏、网络共享等行为进行监控,防止考生个人敏感信息泄漏。另外,为了满足阅卷需求,特地定制研发了一系列特色功能,如打印水印和屏幕水印等,可预防通过拍照或截屏方式泄漏数据,同时也可快速锁定泄密者。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具有如下特点:

  • 以深度内容识别技术为基础,采用了关键字、正则表达式、数据标识符、结构化指纹、非结构化指纹、机器学习、图片指纹等算法,全面识别个人隐私等敏感信息。

  • 对多种泄漏途径进行全面监控,如移动存储拷贝、CD/DVD刻录、打印机/传真、剪切板复制、截屏操作、蓝牙文件传输、即时通信(QQ、微信、钉钉、飞秋等)和文件传输、复制到局域网共享、应用程序文件访问等。

  • 依据预先制定的文件监控策略进行响应,可对发生信息泄漏的违规操作行为进行告警、阻断,达到敏感数据泄漏的事前、事中、事后完整防护,实现数据的合规使用,同时防止主动或意外的数据泄漏。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不仅可以帮助客户全面保护终端数据安全,还可以形成以主动预防为主、事后追踪为辅的管、控相结合的防护机制。


相关推荐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

外卖红利潮水退流,餐饮商家举步维艰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5月11日 11:26

中国移动成亚信科技第二大股东,拟斥资逾13亿港元入股

4月14日晚间,亚信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信科技,股票代码:01675.HK)发布公告称,拟向中国移动全资附属公司中国移动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发行1.82亿股新股,认购价为每股认购股份7.6港元,占扩大后公司股份约20.0%。入股后,中国移动将成为亚信科技第二大股东。公告显示,中国移动认购的新股设1年禁售期,将有权于交易完成后提名两名非执行董事加入董事会。对于订立认购协议的理由及预期收益以及所得款项的用途,亚信科技也在公告中作出解释。公告称,认购事项可推动亚信科技与中国移动集团在战略层面的长远合作,充分发挥公司市场化机制运作的灵活优势,面向战略性新领域共同探索发展机遇,在5G网络智能化、数字化运营、垂直行业及企业上云等各方面深化合作,为各行业客户提供更加丰富、多层次的通信、信息基础设施和数字化服务,促进国家信息通信产业融合创新、加快发展,开创产业发展新格局,为社会转型创新发展注入新动能。公告指出,董事也认可认购可巩固亚信科技的财务状况,从而为集团发展提供额外资金,以开拓未来发展。公告显示,此项资本合作完成后,所得款项净额约为13.84亿港元,40%左右将用于对新产品及新技术的研发投入,以及OSS(系统即操作支持系统,是电信业务开展和运营时所必需的支撑平台)、数字化运营、垂直行业及企业上云业务的拓展;35%左右将用于投资或收购与公司业务互补并配合公司发展战略的资产及业务;25%左右将用作一般营运资金。亚信科技称,公司也将进一步深化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及中国联通等电信运营商客户以及相关垂直行业客户的合作,为各行业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产品及服务。亚信科技官网显示,该公司始于1993年,是领先的软件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提供商,致力于成为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使能者。在与通信业合作方面,该公司是中国第一代电信行业软件及服务提供商,与中国三大运营商建立了深厚的合作基础,支撑其全国超过十亿客户。另外,亚信科技服务的电信运营商客户超过200家,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总部、省级公司、地市级公司、专业化公司等。

2020年04月16日 00:28